忠诚度分析中,请等候....
墨缘文学网 > 历史·军事 > 历史军事 >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 >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列表 > 87、得授河东业之基

添运娱乐欢迎您:三国纵横之凉州辞

87、得授河东业之基


(/915 墨缘文学网 )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 >>>

    平三年,九月份。

    大ZHAN过后,西凉大军屯驻长安,众多将校云集朝堂,虽是各怀心SI,但李傕、郭汜的军力为众人之冠,折冲樽俎之下,对于诸将的赏赐、度也先后敲定下来。

    只等着论功行赏的朝会过后,西凉军各部兵马就要分驻关中郡县,而车骑将军、假节的李傕,则坐镇长安,遥统各部的西凉军,成为了最大的赢家。

    其外,兵力仅次于李傕、郭汜的樊稠、张济,各拥兵马的胡轸、杨定,闻风而动的阎行、段煨,虎视眈眈的马腾、韩遂,崇尚权的李儒,周旋朝野的贾诩,密谋匡扶社稷的汉室老臣,也都在关注着这一场朝会。

    于是,在万众瞩目之下,这场论功行赏的朝会终于在长安未央宫隆重举行。

    天晓,雄鸡方鸣。未央宫前殿之外,早有一队队宫中卫士举火守,多名导的谒者则在一片火光之下,忙碌奔走,预备朝仪。

    待近卯时,入宫的文武百官从宫门验明门籍,陆陆续续来到殿外空场上汇集,然后百官各按官衔爵位分班站列,由负责朝仪的谒者导,拾级而上,到了殿门。

    入朝的阎行赫然也在朝臣的行列之中,他头戴鹖冠,着朝服,步行在同样青绶银印的段煨之后,先在殿门外解去佩剑,脱去鞋履,手持笏板,只着足,按照谒者的指,抬步越过前殿的门槛,缓步走入殿中。

    阎行材高大,越过前的段煨等人,抬眼环视,只见宽阔平整的殿廷之中,陈列着车骑仪仗,竖立着汉家旌旗,周围皆是挺立的宫中卫士,甲鲜明,手持长兵,远远拱卫着中央大殿。

    而殿前两旁还有郎官几百人,体雄壮,披甲持戟,夹着阶陛,左右分立。

    等群臣尽数入到殿廷,导的谒者又趋步传言、奔走指,文武百官依照朝仪,各自趋班就位,武官以李傕、郭汜等人为首,按序排列在西方,面皆朝东,而文臣以赵谦、淳于嘉等人为首,排列在东方,面皆朝西,此外又有九位摈者,负责传达殿上天子的诏令。

    文武分列既定,泾渭分明,除三坐外,群臣连席而坐,个个面庄严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这是阎行第一次参与朝会,看到如此恢弘的汉室气象,虽知只是表面上的皇家仪仗,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暗自称奇。

    这一汉家朝仪,乃是当年叔孙通召集儒生,依照秋礼法,为刚刚建立的汉朝而制定的,衷就是为了区分君臣的尊卑,凸显天子的尊贵。

    也难怪刚登帝位不久的高祖刘邦,在大朝会后,会不发出“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!”的感叹。

    跪坐在旁侧的段煨侧面仿佛生了眼睛一般,能看到刚刚好奇量过殿廷的阎行,他手持笏板,目不转睛,低声向阎行笑道。

    “彦明,今日还是第一次上朝吧。”

    阎行闻言,连忙收敛心神,恭谨低声应答:

    “确实是首次上朝,若有失仪之,还请段指正!”

    与阎行等其他将校不同,段煨是出将门之家,与已故太尉段颎乃是同族,在董卓麾下时,也是名位显赫的中郎将,参与过多次朝会,比起阎行这些已经泛滥的中郎将、校尉,见识自然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彦明是有心人,往昔殿廷上若是有失仪之,自有谒者纠正,如今么,朝堂失仪的大有人在,你我只需谨守臣子本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段煨的声音虽低,但还是听得阎行眼光闪烁,他依旧恭敬,回应道:

    “,受了!”

    段煨微微一笑,不再出言。

    阎行眨了眨眼睛,知道段煨刚刚意有所指,只是话中深意何在,一时

    网网推荐:

    却没有揣摩明白,他想起自己和段煨少有交集,在贾诩府邸门前,也是匆匆一晤,并未深谈,今日却突然与自己言说这些,莫非——

    想到此,阎行朝为首的方向瞥去,只见李傕、郭汜、樊稠等人,披着朝服,跪坐在席位上,神或得意、或高傲、或不耐烦,更有甚者,笨拙地摆着笏板,不自然地扭动着挺直的腰板,贪婪的眼光毫无忌惮,自顾自环视着恢弘堂皇的天子殿堂。

    阎行及时地收回目光,也警醒自己,不再量朝堂上的一切,学着段煨的样子,屏气凝神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坐不多时,天子的车辇已经到了殿外。

    一时间,钟鼓齐鸣,奏乐相迎,年仅十二的天子刘协冕冠垂旒,玄纁裳,服备五彩,纹日月星辰十二章,手扶车轼,缓缓下了辇车,前面的开道的卫士当即传声警跸,年少天子则在左右近侍的簇拥下,一LU拾级而上,直到登上了座。

    接着,随着谒者的赞导,群臣百官纷纷逐班离席,近前参拜天子,阎行也随着人群,在谒者的导下,按照朝仪参拜了这位年少天子。

    刘协高踞座,举止端庄,在朝会礼节上应对自如,颇有几分少年老成的姿,一些汉室老臣看在眼里,心中暗喜,如今的天子,虽然屡遭权臣窃权,但天资聪慧,隐隐有圣明天子的风范。

    可在阎行眼里,这个刘协,也不过是一个比较聪慧的少年罢了,不管这汉家的朝仪如何恢弘大气,这汉室天子看似如何尊贵,今日的主角,都注定不会是这个座上少年,而是殿中那些手拥兵马的西凉军将校们。

    参拜完天子后,朝臣百官又按照顺序,依次就班座,本次朝会论功行赏的正题也随之开始。

    一名雍容端庄的黄门侍郎手持诏书,立于殿前,开始向文武大臣宣读天子的诏书。

    “平三年秋九月庚午,大汉天子制曰:诗云,“于铄王师,遵养时晦。时纯熙矣,是用大介”,朕登胙阶,德化未行,海板,戎狄交侵,止征诛不能克难,非讨伐无以定边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今有中郎将李傕,敌摒寇,匡扶天子,功冠众将,故制进为车骑将军,封池阳侯,领司隶校尉,紫绶印,拜以假节,是众将士,皆从号令,卿治武讲兵,具任赏罚,以屏疆土,承昊天其垂泽,体朕躬之恩义,制至奉节,尔其钦哉!”

    志得意的李傕忍耐着心中的激动,按照事前练习的礼仪,躬参拜行礼,高声称道:

    “臣——李傕——奉制——谢恩!”

    封赏完李傕之后,就轮到了郭汜、樊稠、张济等人。

    “制中郎将郭汜为后将军,封美阳侯,中郎将樊稠为右将军、封万年侯,中郎将张济为镇东将军,封平阳侯。”

    “臣——郭汜——奉制——谢恩!”

    “臣——樊稠——奉制——谢恩!”

    “臣——张济——奉制——谢恩!”

    三人先后谢恩行礼,那名黄门侍郎继续宣读诏书,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再次在殿中回,又封赏了胡轸、杨定等人,待念道了阎行等人时,阎行不由竖起了耳朵,细细凝听。

    “制中郎将段煨为平东将军,封关侯,食邑八百户,中郎将阎为河东太守、平北将军,封关侯,食邑五百户,校尉甘陵为鹰扬中郎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待到诏书的论功封赏念完,这一轮出列的将校众多,诸人按照朝仪礼节,谢恩叩拜,口中称道:

    “臣等——奉制——谢恩!”

    谢恩完毕,众人按序退回自己席位,看着李傕假节统领众将,郭汜、樊稠等人封候拜将,而自己只获得河东太守、杂号将军,还有一个徒有其表的关侯爵位,总算因为事前获知,心中又?br/>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网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兴ち希识中心谛牟琶挥刑蟮氖洹?br />

    但刚刚李傕等人封侯一事,却起了阎行的警觉。

    李傕受封池阳侯,不足为怪。这是因为他驻军所在的京兆尹,乃是京都王畿,自然不可能分割城邑,用来裂土封侯。

    但郭汜驻军在左冯翊,却受封美阳侯,樊稠驻军在右扶风,却受封万年侯,则是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美阳县在右扶风,万年县在左冯翊,两人的封地正好与彼此驻地相反相对,这不是有意给两人之间的构隙埋下祸根么。

    而张济驻军弘农,他的封邑却在河东,这不明摆着,想要用张济,来制衡压自己这个新授的河东太守么。

    一时间,退回席位的阎行脸微凝,心SI千回百转,SI索着此事其中的利害之,而列坐旁侧的段煨受封之后则面如常,有意无意间转动眼珠,默默注意着边这位年轻人的神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东面行列的大臣中,也有好几双眼睛,正在悄悄地往阎行的上望来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“此乃大小相制之权谋,我料,定是李儒之计。”

    朝会过后,西凉军众将得意洋洋,各自呼朋唤友,庆贺功业。阎行、甘陵也联袂退朝出宫,骑马出城返回自家的营地,营中得知阎行得授河东太守,拜平北将军,加封关侯,甘陵晋为鹰扬中郎将,上至翟郝、马蔺等将,下至普通士卒,无不欣雀跃,弹冠相庆。

    自家将校的这一连串的荣耀,同样意味着,他们这些军中将佐地位的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而对于营中的普通士卒而言,朝会论功行赏后,随之而来的酒肉、财帛等诸多赏赐,也足够让他们欣好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,营中同样有人安SI危,在听完了阎行对今日朝会上发生的诸多事的叙述后,戏志才SI索了一会,才沉声对阎行说道。

    阎行点了点头,他想了想,口中说道:

    “李傕想要统帅众将,使些阳谋手段也是正常,郭汜和樊稠相互牵制,李傕才能够中停,坐收渔人之利,但其想以张济出镇弘农,制衡于我,那张济久经沙场,并非徒有武力之辈,我等却是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阎行停了一下,看了戏志才一眼,说道:

    “你可还记得,前几日,在贾府门前,上的段煨。”

    戏志才听了阎行的话,很快就点点头,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人乃董营宿将,此番入京,同样备受冷,屈于李、郭等人之下,莫非其人有意联结,可为河东助力?”

    阎行闻言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段煨今日朝会,倒是隐晦向我暗示,其对李、郭等人的跋扈之举,颇有愤慨之心,但我与他往日并无深交,如今也只是浅谈即止,只能说,他屯驻华阴,与张济为邻,有可能是我等潜在的盟友,但为河东助力,却是言之过早。”

    “甘中郎将昔日曾言,他领兵入左冯翊,LU经华阴之时,段煨本有机会出城邀击,却固守城池,任其离去,可见其人也是深谋远见之人。将军若是有意,可先借此事,以甘中郎将之名,寻机与其结交,聊知其用意,待我等回师平定河东后,再视形势,决定是否遣使,缔结盟约。”

    “此计甚好。”

    阎行在帐中和戏志才商议完此事之后,耳边也不断听到帐外传来营中将士欣高歌之声,他展颜一笑,随即摆摆手,对戏志才说道:

    “今日我得授河东,实乃乱世立业之基,亦是军中大喜之日,营中吏士雀跃,其中之事可容后再议。志才,你我也好久不曾畅饮,先且出帐行酒,与军中将士同乐!”


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[/915 添运娱乐欢迎您墨缘文学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