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诚度分析中,请等候....
墨缘文学网 > 历史·军事 > 历史军事 > 晋缘如梦最新章节 > 晋缘如梦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五章 裴秀寻人

添运娱乐欢迎您:晋缘如梦

第四十五章 裴秀寻人


(/915 墨缘文学网 )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 >>>

    文俶心忧文宓,安抚好王萱便要去找甄德,来到广安府门前,他没有让人通报,因为他看到当朝司空兼尚令、钜鹿裴秀的车驾停在门前。

    裴秀听了裴LU的禀报,没有回府,而是直接去广安府拜访甄德。

    一LU上,他都在琢磨,文宓是文俶的私生子,私生子在晋是没有地位的,即使被文俶认下,也是妾生的庶子,一样没什么地位。

    虽他两家关系好,文宓又是甄德一LU带回来,可是这么一个没有前途的庶子怎么会让甄德如此青眼有加?

    今日是李菲的祭日,文宓祭拜生母是尽人子孝道,可李菲毕竟只是文俶的妾室,为何甄德会派郭焕、郭辉这样的心腹去祭拜,竟然连府里大管事王涛都去了,他可是能代表长主的。这夫妻二人为何如此看重文宓?恐怕不会是因为甄德不住夸耀的这把紫砂壶。

    裴秀进了广安府,先去见过长主,后又跟甄德去园叙谈。他与甄德都是司马氏重臣,早年便相,知道甄德的脾,也不多Ke,问候几句,便将话题扯到文宓上。

    裴秀借着紫砂壶,问道:“彦孙,听城父侯文俶之子文宓一LU跟随彦孙回京都,不知彦孙以为此子如何?”

    甄德听了一愣,不急着回答,反问道:“季彦兄,(裴秀字季彦)今日为何问起他来?”

    裴秀见他不答,便知道他对文宓不一般,笑道:“愚兄今日LU过那赐文府,看到一人被赶出府来,似乎是文宓的长辈。那人出门后兀自怒气冲冲,用泥石猛砸门上赐匾额。愚兄看到赐匾额损坏,因此派裴LU进去询问,这才知道那人是文俶的妻兄王林。”

    甄德听到这里,眼睛一眯,放下茶壶,他可是知道王林跟文宓关系的。

    裴秀从他眼神中看出担心,继续道:“今日王林上门讨要紫砂壶,文宓因为其先生有言在先,便没有给他,这才起了争执。王林砸伤了文俶嗣子,砸坏赐茶碗,又砸倒文宓生母的灵牌,这才被文宓赶出府。愚兄见赐匾额受污,原本想派人去问罪。不过,裴LU彦孙的僚属郭焕先生也在。愚兄甚是好奇,此子何德何能让彦孙如此看重,然派心腹去祭拜他的生母。”

    甄德还不知道发生这事,方才看见郭焕已经回来,只是裴秀在此,没时间没有询问。他问几句文宓的况,听文宓没受伤,这才道:“实不相瞒,从淳于这一LU来,不才时还以为他是将门虎子,在ZHAN阵之上忠勇可嘉,智计百出。后来他在临淄城一展茶艺,令不才刮目相看,不才方才招待季彦兄的茶艺便是跟他学来的,可惜只学到些皮毛。此子深得高人传授技艺,茶艺茶道令不才钦佩之至。他有绝技傍却为人敛,不事张扬,一手好厨艺令愚夫妻二人大饱口福,我儿甄喜也很喜他,时常去他府上玩耍。季彦兄也知不才与城父侯有旧,又蒙他赠送这紫砂壶,因此不免稍加照拂。”

    裴秀听得仔细,听他出许多,可总觉得除此之外,还有原因,只是人家了这么多,他不好再追问。

    他看着甄德手中的紫砂壶,问道:“据此壶价值万,今日之事也因此壶而起,看此壶其貌不扬,正合了那句重剑无锋,大巧若拙。他那先生无用山人想来是一代大匠。不过,听闻最近京都广为传的沧海一声笑是其先生所做。此人倒也是个博才多识的奇人,彦孙可听他起过?”

    甄德端起茶壶抿一口,SI忖着裴秀的话,缓缓道:“季彦兄,不才对这世外高人也是景仰已久,也曾问起。据文宓所言,无用山人早年曾云游四方,最终足于不其山。额,是了,无用老先生是河东人,与季彦兄倒是同乡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裴秀闻言,轻轻一笑,追问道:“彦孙可知无用老先生是河东哪里人氏?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甄德看他神有异,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,想了想道:“文宓只无用先生河东人,却没是哪个郡县。哦,无用先生似乎姓宋,文宓向来孝敬知礼,不曾提及无用先生名讳与表字。”

    裴秀闻言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甄德仔细观察他的神,问道:“季彦兄出自河东,可认识此人?”

    裴秀知道被他看穿,便不再隐瞒:“不瞒彦孙,家生母正是宋氏。无用山人这名号,让愚兄想起一位族人,只是不能确认。彦孙可知道无用先生年齿?”

    甄德心中了然,想了想,又摇摇头道:“这个却不知道,只记得文宓曾称无用老先生已过耳顺之年。”

    裴秀闻言沉SI不语。

    甄德等他回过神来,才问:“季彦兄,可还能从别看出无用老先生与族人有相似之?”

    裴秀听他问起,轻轻一笑,从袖中取出一页纸来,递给甄德,道:“这是秦阳先生LU过赐文府时捡来的,那日文宓正广招工匠改造园,秦先生从延义坊LU过时,见他指挥工匠照此施工,百十人井然有序,丝毫不乱。那日秦先生在鄙府府中坐了不到两个时辰,再去那边看时,围墙水道已然建好,工匠都已散去。秦先生看此图标记准,作图之法深合愚兄之意,今日便让其子秦源将这纸送给愚兄。实不相瞒,这制图之法便与愚兄那位族兄当年提及的极似。彦孙替愚兄看看,可真是文宓做的?”

    甄德接过来看一眼便点点头,道:“这正是他的字迹,据在下所知,除钟氏嫡系,京都再无旁人能写出元常先生这笔法。起那水池,不才倒是知道此事。季彦兄也知道他府中本有一水池,只是被后面修建园林时堵塞了水道,前日疏通水道时,用的是不才家的工匠。不才只听完工极快,却不知详细也没去看。今日看这图,确实是他的风格。”


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[/915 添运娱乐欢迎您墨缘文学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