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诚度分析中,请等候....
墨缘文学网 > 恐怖灵异 > 恐怖灵异 > 特种炊事班最新章节 > 特种炊事班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六章阿玉失踪

添运娱乐欢迎您:特种炊事班

第一百零六章阿玉失踪


(/915 墨缘文学网 )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 >>>

    第一百零六章 阿玉失踪

    或许是龙队的震慑力足够大,总之除了第一天出了点问题之外,再没有人出来捣乱,而蓝家也好像对我这个潜在的毒瘤失去了兴趣。()

    至于是真是假依我看完全还是取决于阿玉的度,自她次露面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,我没收到她的任何消息,连李煜也一样,听说蓝家甚至把王浩、梁雨诺和向梅儿也给挡在了外面,总之除了他们家的人之外,蓝梦德是没算让别人接触阿玉。

    虽然阿玉没了消息,但有一个人却在这一周里经常到店里来坐坐,这让我和李煜都有些怪,按照李煜的说法,这位子那绝对称得冰冷,可现在似乎对我们这家店有钟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说这话的时候李煜的眼神在我游走着,不过我也没多在意,做的是开门迎Ke的买卖,人家愿意来难道我们还要把人给轰走不成。

    这天向梅儿又在午午餐的时候赶了过来,这次她没有带人来,也没用服务员带便自己走到了悉的那张桌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点的东西很少,但每一样都堪称店的招牌,其还有两道是必须由我才能烹饪的了的佳肴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周的时间,但这位大小算是把我们店的镇店佳肴都尝了个遍,开始以为她是为了尝鲜,到后来才知道她这样做是别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出于想探点关于阿玉的消息,我负责的那两道菜便没让服务员去端,而是我亲自用托盘将其放在了向梅儿的桌。

    顺带着我还给她弄了一杯店里新熬的冰糖雪梨汁,看着我端着这三样,她冲我笑了笑,然后用一种之前我从未在她见过的温柔表对我说道:“何德何能啊,竟然让老板亲自帮忙菜,我这算是了头奖吗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向梅儿的长相甚至阿玉还漂亮几分,加之其冷的气质,让她有一种让人想亲近又不敢前的矛盾感,当然矛盾下更加激发了男人对这种冰山美人的征服。

    我也没Ke气,在她对面直接坐了下来,笑着问道:“向小每天到我们店里来吃东西,难道是真的喜这里菜品的味道?”

    向梅儿饶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说道:“听解老板的意SI是想我每次来都带着特殊想法来的呗?”

    面对她这种近乎衅还略带着一丝逗的样子,我很是果断地选择了沉默,与此同时我在心里纳闷为何这个人前后化的这么大,只开业那一天,我甚至都没有跟她说过话,怎么现在对我好像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解老板您这是准备陪我在这儿吃饭呢,还是有别的事问?”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,她竟然看出了我心所想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问了,我也没Ke气,厚着脸皮问道:“不知向小最近可有阿玉的消息!”

    向梅儿眉头微皱,喝了口饮料后才缓缓开口道:“对于你来说算是个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来了兴趣,子微微前倾了一些,很是Ke气地问道:“阿玉父亲不看着她了?”

    向梅儿笑道:“想什么呢,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好事儿全都让你摊,是那个麒子离开了,听说是有些不耐烦了回帝都了!”

    虽然这不是什么让我太兴奋的消息,但有胜于我,起码这个潜在的敌算是离开了,我和阿玉之间算是少了一个威胁。

    我冲着向梅儿拱了拱手说道:“谢谢向小的消息,这顿饭算我请的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方,早知道我多点几样好吃的了!”虽然语气有些俏皮但我却从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寞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我便更不敢在此多逗留,于是便借故离开了这张桌,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,这位向大小便选择了结账,小寿很是殷勤地将剩下的大部分菜为其,向梅儿也没道谢提着餐盒便离开了饭馆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李煜从外面办事回来,两人了个照面,可向梅儿像根本没看到李煜似的,低着头直接绕过了他,李煜扭回头盯着向梅儿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才从门廊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指着远的向梅儿略有些侃地问道:“怎么,这冰山美人又来吃饭了,够捧场的了,不过这丫头以前怎么没看出如此热心呢,我那生鲜超市开了那么长时间,也没听底下人说她去买过东西!”

    我很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人家是富家千,吃的东西自然考究,你那生鲜超市主要面对的是普通百姓,人家又怎能看得眼啊!”

    “不对,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儿,哦,对了,听说那位帝都的少爷滚蛋了,夫,你得抓紧时间进攻了,要不然保不齐又有几个帝的少爷或者都的过来提亲,万一我玉一时凡心大动,把你给踹了,我可不管啊!”李煜这家伙很是无所顾忌地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可在这时,店外突然来了十好几辆汽车,从车下来的清一全都是黑西装黑超眼镜,看其架子凶神恶煞一般,我和李煜对看了一眼,还真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头,毕竟在省城我们招惹过的貌似也只有蓝家一户,莫非这是哪家饭店的老板因为妒忌我们生意好特意找人来砸场了!

    不过很快这个念头便被我们两个给推翻了,因为这些车辆停好后,那辆我悉的不能再悉的车很是匆忙地停了下来,现在店门口整个被车给堵的水泄不通,别说进出吃饭的了,连行人想从我们店前的胡同经过也是个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同时我也有些纳闷,为何蓝梦德一下子带这么多人过来,我记得这些时日我们可没过照面吧。

    只见蓝梦德气势汹汹地带着一干人等冲进了店里,顿时还在用餐的几名食Ke被吓得赶忙躲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李煜眉头一横冲前对蓝梦德吼道:“你来干什么,还带着这么多人,信不信我报警!”

    本以为蓝梦德会延续之前那种老狐狸的形象,可谁知他竟李煜还要愤怒,他用手指着我的鼻子然后对李煜吼道:“你去问问他,问他都做了什么,做不成我们蓝家的婿,当不成我们玉儿的老,要把她劫走然后毁掉嘛,那天还口跟我讲着仁义道德,可背地里却做如此见不得人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骂算是直接把我给骂懵了,这怎么回事儿,我做什么了,天天起早半的忙活店里的事,其他什么都没做,怎么和他们蓝家扯了关系,还有阿玉我一周时间没见了,他怎么说我把阿玉给劫走了。

    李煜先是一愣紧跟着猛地摇头道:“这不可能,我和解瑞龙几乎天天呆在一起,我们晚关门的时候都快午了,他能对玉做什么,再说了,算真的做也不是劫走,而是从你那里将其救出,再者说了,要真是解瑞龙干的,他还会在这里呆着吗,有时间直接和玉远走高飞再也不回到这里好不好!”

    蓝梦德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李煜说什么,他转向我对我喊道:“你把玉儿藏哪了,赶紧把她交出来,否则我报警了!”

    这下我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,阿玉不见了,去哪了,没来找我,没有联系任何人。

    见我没反应,蓝梦德直接冲了来,抓着我的领恶狠狠地说道:“要是玉儿有个三长两短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一直在蓝宅吗,你不是一直派人看着她的吗,怎么让人在你眼皮下面丢了,还有在没有证据的况下不要诽谤别人,正如李煜所说,要是我带走了阿玉,你觉得我会站在这儿被你拽着领吗?”我的声音很大,这其也掺杂着我的愤怒,当然这股愤怒并非是蓝梦德拽我的服,而是那么大的一个活人竟然让他给丢了。

    经商多年识人相面的本事蓝梦德自然不任何人差,现在他可以肯定我没有撒谎,玉儿确实不是我带走的,可那又会是谁呢,虽然在商界摸爬滚这么多年,得罪的人也不再少数,但他相信那些人不会冒这种险。

    他松开双手,双臂垂了下去,整个人的气势也颓废了许多,跌坐在椅子,蓝梦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,阿玉不是在家里吗,怎么会不见了呢?”这回换成我不淡定了,我声有些高,语气有些重,似乎根本没把眼前的这个男人当成长辈。

    “她说要出来逛街,我便让家里的保姆跟着,可保姆回来便说阿玉被人劫走了,我这才带人过来的!”蓝梦德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当时我真恨不得去扇他两个嘴巴,怎么把我恨到如此地步,难道他家出点什么事都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吗,这是什么逻辑!

    李煜凑过来有些气愤地说道:“你连问都不问清楚了,便来闹,蓝伯伯,作为商人最基本的判断你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听了李煜的话,蓝梦德猛地起朝外面走去,那些所谓的保镖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看,不过最后还是跟着蓝梦德离开了。

    阿玉丢了不是小事儿,所以我把店里的事安排了一下便连同李煜一起赶往了蓝家。

    一进到别墅便听到蓝梦德在大声质问着保姆:“小到底怎么丢的,你给我说清楚了,要是说不清楚我让警察来跟你说!”

    显然蓝梦德有些丧失了理智,试问下要真是这名保姆与绑匪或者劫匪有关的话,她怎么可能回来,所以我连忙走到两人近前,一下将保姆在了后。

    蓝梦德一见是我火气又涨了三分,他怒声喝道:“你怎么会在我家里,谁让你进来的,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我冷冷地说道:“要是想阿玉没事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吼,蓝梦德怔了一下,SI想挣扎了片刻最后还是妥协了,此时保姆被吓的已经面无血,眼泪像河堤决口般止都止不住,真的很难想象刚才蓝梦德的度是得有多么恶劣,样子是得有多么恐怖才把这保姆吓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李煜,给我看好门,不许任何人进来!”说完我便带保姆随便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由于我是陌生人,所以保姆有些迟疑,多少还有些谨慎,不过介于刚才我住她,她才没有抵抗。

    进了间,我把门反锁,从怀里掏出纸巾递了过去:“擦擦吧,风了会疝的!”

    保姆哽咽着说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见其平复下来,我这才继续问道:“我希望你能尽量回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,最好任何细节都不要下,因为这关系到你们小的生死安危。”

    保姆重重地点了点头道:“我知道,我会努力去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不过你的时间有限,现在每一分钟对于阿玉来讲都是生命!”我再次向她阐明了事实。

    保姆一边努力地回想着一边诉说道:“我和小去的是西街步行街,那每天的人量有很多,所以根本无法辨别谁是坏人,小被劫的地方是那个刚开没多久的百货门口,当时一下子窜出来四五个男人,他们都带着太阳镜和口,根本无法看清长相,到了我们边,还没等我和小反应过来,他们便直接把小给扛了起来,然后朝着LU边跑,我一边追一边喊,可那商场离着LU太近了,在LU边且有他们的人接应,那是一辆银灰的面车,车牌子是奖杯那样的,当时有LU人过来帮忙追赶,可已经来不及了,由于着急加那辆车直接拐进了旁边的LU口,所以我根本没能记下车牌号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男人发出声音没有?”我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们从出现在我们边到将小劫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先生,您说小会出什么问题吗?”保姆有些胆怯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好说,行了,你再好好回忆回忆,尽量详细一点,这些话和细节到时候警察也会问的。”我对她嘱咐了两句便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


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[/915 添运娱乐欢迎您墨缘文学网 ]
(← 快捷键)返回(特种炊事班)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