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诚度分析中,请等候....
墨缘文学网 > 科幻小说 > 穿越重生 > 临兵斗者最新章节 > 临兵斗者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一十六章:逼供

添运娱乐欢迎您:临兵斗者

第一百一十六章:逼供


(/915 墨缘文学网 )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 >>>

    “啊,啊”

    幽深的通道深,不时传来痛苦的哀号声,渐渐的,气息微弱起来。

    四四方方的密室中,忽然燃起一盏烛火,既而是一抔凉水洒在了火炭上,嘶嘶嘶嘶冒出滚滚白烟。

    屋明显亮了许多,周遭是密不透分的高墙,高墙之下摆了各SHI 各样的古老刑具,刑具上沾染着斑斑血迹凝成的红斑。

    “吧,谁叫你背叛我的?”一个穿华服的矮胖之人坐在跟前,眼睛微眯,细细地品着盏中的苦茶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背叛,员外你……我怎么会背叛你呢?”架上绑着一个浑伤痕的血人,与其绑着不如是挂着,像是一副骨架,垂垂衰矣。

    “哦,呵呵?那摘星的人是我叫你杀的?”那矮胖之人轻轻放下茶盏,抬头看了他一眼,笑意森冷。

    “是我,自作主张,动的手,想,帮员外得到宝贝。”那血人干裂的上唇一开一合,气息极其微弱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,我还得感谢你咯。”矮胖之人缓缓起,来到他的跟前。他伸出一只肉鼓鼓的胖手捏了捏他的左手,忽然恍然大悟似的。“哦,我忘记了,你这只手寒毒入侵,已经废了,该试试那只手才对。”

    这个血人就是昨日负伤的唐易,他假借员外郎的名义动死士杀人,员外郎得知后,在半LU拦截他,将他抓到密室,严刑拷,但是任凭鞭,铁棍如何他,他也依旧守口如,不透露半点当日的用意。

    钱庄的另一只胖手忽然用力,狠狠地嵌入了唐易右手伤痕中,汩汩鲜血从裂口中缓缓渗出,一股剧烈的疼痛袭上心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饶,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我们商人最重要的是什么,是诚信!你这么一做,把我数十年的招牌统统都毁了。用心狠毒,用心狠毒啊。”钱庄气急败坏地狠掐着他的伤口,唐易止不住地惨叫。

    “还不实话是嘛?来人。”钱庄扭头,向着门口的卫道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只见卫们端来了一大盆晶莹白皙的颗粒物和一大纱布,看样不像是什么残酷刑具,倒像是理用品。

    “那些旧东西玩腻了,没什么意SI,试试新玩意儿吧。”钱庄命人将他上的服统统扒下,血淋淋的伤口惨不忍睹,有些疤痕已经溃烂了,泛着黑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唐易啊,我待你不薄吧,你怎么敢背叛我。”钱庄边边面目狰狞地将白颗粒大把大把地抹在了他的伤口上,伤口上的血浆牢牢吸附住颗粒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唐易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伤口撒盐的滋味不错吧,哈哈。”钱庄着把一层层地纱布裹在他的前后,一切有血痕和洒盐巴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次,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。”钱庄须发皆张,怒气冲冲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指使我,是我自己,贪财,才这么做的,员外,你饶了我吧。”唐易大喘着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非常好。”钱庄假装心翼翼地去揭他贴的纱布,刚一接触,却又飞快地撕下。

    次啦次啦。

    残忍的血肉粘合的声音被瞬间开,有些碎裂的皮肉被纱布一同扯下。

    “啊”唐易急剧**着,猛一抖动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把他泼醒,继续严加拷问,直到他开口为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雾水镇另一角,神兵库兵器铺中。

    如梦被绑在前,眼睛上还被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布,这显然是防止她用媚术。

    “我,你们几个大男人这样绑住人家,真的好嘛?”如梦声道。“如果你们想,做那个的话,人家可是会心甘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杨天宝拾起一块黑布堵住了如梦的嘴,道。“我们没问,你就别话,不然把你嘴堵上,听明白了没,听明白就点点头。”

    如梦“嗯嗯”地狠命点着头,杨天宝才把她口中的黑布拿开。如梦这样的大美人,也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对待,这要是放在从前,她手,立马有一堆男人围过来,哪个不是心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怎么会让她受这种委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对人家那么粗鲁。”蒋凌寒道。“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要不你来,我没经验啊。”杨天宝挠挠头道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,我也没经验。”郭虚闪到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来就我来。”蒋凌寒嘻嘻笑道。“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最好如实回答,不然的话,我手里的DAO可不长眼,划了你的脸,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如梦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问你,他师妹被你藏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负责抓人,藏人的事是唐易负责的,所以人家是真的不知。”如梦道。“求求你,放了我吧,我可以好好服侍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,不见棺材不泪。”蒋凌寒朝杨天宝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杨天宝挠挠头,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笨蛋,拿刑具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天宝跑向门外,忽然转。“我们哪里有刑具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你怎么那么笨啊,拷人不就是蜡烛,皮鞭什么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蜡烛皮鞭做什么。”郭虚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知了吧,好好看着吧,保管让她皮开肉绽,从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杨天宝拿来了蜡烛和皮鞭。蒋凌寒扯在手中,试了试力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不。”蒋凌寒甩着皮鞭狠狠地抽在地上,发出啪啪地声响,如梦闻声浑震颤,呼吸声明显得急促起来,雪白的脯一上一下,起伏有致。

    “唐易知道,唐易知道,你们去问他啊,欺负我一个弱算什么本事?”如梦急促地语气中略带着哭腔,好似很委屈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嘛?”蒋凌寒举起烛台,慢慢倾斜而下,一滴滚烫的烛蜡迅速滴到她雪白的肌肤上,瞬间就凝成了斑点。

    “啊”如梦失声惊叫,但不知为何,她就连喘息声也是人心魂,就连杨天宝这个不好的人,躯也为之微微吸。

    接着一滴两滴,都滚到她的肌肤上,白的皮肤上慢慢泛起了红晕,和她脸蛋上一样滚烫。

    *   首发更 新  更q广告少s


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://www.mywenxue.com ,手机阅读登录:http://wap.mywenxue.com,欢迎您的来访[/915 墨缘文学网 ]